您现在的位置:胜利第一中学>> 教研之窗

G2006.8 韩笑---孤独的声音

作者:韩笑 来源:原创文章 发布日期:2006年04月14日 浏览次数:
——读刘亮程《一个人的村庄》
偶然间听说了刘亮程的《一个人的村庄》。朋友说不错,买来看看。哪知这一看,刘亮程就用他孤独的声音把我带进了一个属于他属于自然的世界里。
刘亮程,九十年代最后一位散文家,却仿佛历经了中国农村几千年的世事沧桑,在他的笔下农村仿佛就是一个那么美丽的伊甸,人类和牲畜可以那么和谐地相处。 可是又不是完全的平和浪漫美好,在刘亮程的世界里,夹杂地生长着的,是来自村庄的无助,一种困苦和危机。但是他可以心满意足地坐在空旷的田埂上,平和地看着四季一圈一圈地轮回而过。草木荣枯,看光阴一片片地打马而过。他远离嘈杂与繁乱,用心紧贴着厚重的土地,感受着超脱的生灵之舞、生命之语,他从一种被人裹得严实的桎梏中逃离出来,只想做一个真正可以自由呼吸自由来往的人。
 一个扛着铁锹行走在田间地头,与牛羊为伍,与虫草相伴的男人,像老电影一样,渐渐清晰起来。黄沙梁以及黄沙梁的点点滴滴,成了他所有的精神食粮,坍塌的墙,窄窄的路,叽喳的鸟,爬行的虫,燃烧的柴,懒懒的狗……在他眼中,都有了和人一样的生命,但却保持着比人更本真的生存欲念和善意。它们都默默地履行着作为某一物种所承担的义务,被人歌颂,被人糟蹋,被人利用,被人丢弃;他们从不曾想付出应该会有什么回报,他们更不会勾心斗角屈膝献媚讨好索要贪得无厌,他们站得笔直,行得端正,睡得香甜,活得简单……而作为一个固守在旷野的刘亮程,又何尝不是这样呢?
刘亮程书写的是一整个村庄。他的全部写作似乎就在于完成这么一个村庄。写散文很容易,写好散文也很容易,甚至时常变换风格也很轻松。但是用散文来完成一个村庄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这是大工程,需要渗透自己永远不变的东西进去。而在刘亮程的文字里,我们常常会发现他在缅怀一种永远不旧的东西,也就是过去千百年来仍鲜活在我们古老民族血液里的东西。回首看看刘亮程所写,比一堵老墙还要破旧的,是那些昨天还让我们新奇不已的东西。它们已经永远地陈旧了,而一片树叶何曾过时?
不仅刘亮程需要自己的村庄。我们每个人都要有自己的村庄,那便是我们所有情感和灵魂的归属。刘亮程只不过用一个乡村农民特有的声音和文字,用自己对人生,对命运的理解,气定神闲地回忆了记叙了一个村庄。他的文字像是在阳光里浸泡了很久,字里行间都是温和的风。他的故事很平淡。而我们就是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感动。
尽管《一个人的村庄》语言稍显晦涩,但是这样朴素、深沉而又博大、丰富的文字以后很少见了。这是一种哲学。从没有一个来自乡土的作家,能够如此地看待自己的出身,能够发出这样的声音。整个世界听不到这个声音,整个文坛听不到这个声音。这样的声音,只有孤独的乡村旅人,孤独的行走者,才能真正领悟。
刘亮程,《一个人的村庄》,被我用世俗的心灵阅读,在我一个人的城市里。
收藏】 【打印文章
上一篇:高2005级11班 曹光磊--告别的年代
下一篇:高2006.1 银白雨---阑珊苟狗
地址:山东省东营市烟台路99号 邮政编码:257000